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 冷思考丨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8年医…

新闻资讯

冷思考丨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8年医药行业IPO失败案例全解析

2019-09-12 10:12 点击:
 

  2018年,对A股市场的投资者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上证指数先扬后抑的走势,不仅让追涨杀跌的个人投资者损失惨重,也让价值投资者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动荡不安。

  最坏的年景里,就连打新股的收益也是遇挫。不过,正如有朋友所谓“蚊子腿也是肉”,打新在目前的A股市场毕竟还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从今年医药企业IPO的情况来看,既有药明康德、迈瑞医疗等独角兽企业的顺利上市,也有康宁医院、中和药业等7家公司无缘A股市场。对于成功上市的企业,资本市场已经投出选票,对于未能过会的医药企业,情况又是如何呢?

  总的来看,截至12月4日,今年IPO上会获得通过企业112家,上会未获通过企业57家,未过会率达到33.72%。在未过会的这57家企业中,来自医药行业的有7家,占比为12.28%。

  笔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这7家企业分别为申请创业板上市的深圳雷杜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贝斯达医疗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申请上交所上市的温州康宁医院股份有限公司、申联生物医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天益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海南中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国科恒泰(北京)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未能过会已成事实,问题的关键是,这些企业为何没能跨进A股市场的大门,后续是否还有机会再次IPO?临近岁末,让我们一起盘点一下,以为后来者提供一个“反面”教材。

  雷杜生命:排队三年为何仍被否?

  作为医药行业今年第一家IPO被否企业,雷杜生命在上市这条路上已经等了3年。资料显示,雷杜生命主要从事生化分析、免疫分析、凝血分析等领域的替我诊断仪器及配套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然而,因为股权转让、收入增长持续性及关联交易等方面的问题,发审委对雷杜生命的首发申请未予通过。

  2013年11月,雷杜生命当时的第一大股东瑞通投资将所持股权转让给达晨创投和自然人李斌、肖冰。作为瑞通投资实际控制人,王新宇却未能被中介机构联系上。对此,发审委要求雷杜生命说明原因,同时询问此次股权转让是否真实合理,是否存在股权代持等行为。

  从雷杜生命提交的财务报告来看,公司毛利率在2014年到2016年呈现逐年下滑趋势,这与同行的科华生物、迪瑞医疗等公司逐年上升的毛利率恰好相反。对此,发审委要求说明报告期内产品价格下滑、收入增幅较小是否具有合理性,并要求雷杜生命说明毛利率变动趋势与同行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

  此外,从雷杜生命的销售模式来看,以经销商为主、直销渠道为辅,收入来源主要来自经销商。不过,雷杜生命坦言并未与经销商签署对合作期限等事项有约束力的合同。对此,发审委要求雷杜生命说明经销商的最终销售情况,是否存在利用经销商输送利益、虚增收入等情形。

  贝斯达:携“三类股东”闯关失败

  1月26日,有5家IPO排队企业上发审会。仅1家通过的结果让市场惊奇。作为未过会企业,贝斯达的问题主要跟“三类股东”有关。

  1月12日,证监会发言人曾经表示,新三板挂牌企业申请IPO时存在“三类股东”的监管政策已经明确,要求从源头上防范利益输送行为,对“三类股东”做穿透式披露。作为新三板挂牌企业,贝斯达因为“三类股东”问题止步A股市场。

  招股书显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共有股东376名,其中包含了10家“三类股东”(9个契约型基金和1个资产管理计划)。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作为首家带着“三类股东”上会的新三板挂牌企业,没能通过首发申请,无疑对新三板类似企业的未来闯关起到一定的示范作用。

  康宁医院:“A+H”布局愿望落空

  1月23日,有望成为“A股精神病院第一股”的康宁医院首次公开发售A股的申请被否。这也意味着康宁医院布局“A+H”的愿望落空。

  公开信息显示,发审委对康宁医院A股IPO提出“五问”,其中,康宁医院的管理输出模式显然是重中之重。发审委询问,康宁医院所管理医院未列入合并范围的原因,向其提供资金、收取管理服务费用是否属于分红的行为,是否符合会计准则的要求;是否涉及科室承包、租赁,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等。

Copyright © 2018 版权所有:咸宁医药网

全国招商热线:‭186-7151-0821‬ 地址:通山县闯王镇闯王街60号

技术支持:和联世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